happy
16歲那年高中組優等作品--事發三十秒
分類:心衛組訊息|2012/8/28 上午 10:01:22|by jtfmh|瀏覽人數:1824

三十秒你可以做一題數學、打開電腦、跑完一圈操場,三十秒可以喚回一個曾想過要自殺的人、找回曾經以為失去的友情。

小雨站在牆邊的矮牆上,「或許跳下去就可以忘去一切煩惱。」她想。「小雨,不要。」那熟悉的聲音為小雨帶來希望,但也帶給她困惑。

事發五分鐘後

小雨,原來妳在這裡,還好妳沒事,太好了。」晴晴帶著微笑打破沉默。「妳來做什麼?妳為什麼來?」小雨憤怒的大喊。「當…當然是擔心妳啊!妳幹嘛這樣說?」晴晴感到錯愕地說。「那妳為什麼…現在才擔心我?妳知道我…之前的心情是怎麼樣嗎?」小雨的聲音隨著啜泣越來越小聲,她氣晴晴的自私,但也不想失去她唯一的朋友。

事發十五分鐘前

小雨斗大的淚珠在臉頰淌下,她深信自己再也不是晴晴最要好的朋友了。在模糊的視線裡,自己沉重的手漸漸地拭去牆上的友情宣示。她手中的仙人掌正靜靜地傾聽她的哭訴,「小…太陽,我們…再…也不是…朋友了,對吧!」顫抖的低語也使得手中的仙人掌留下了淚水,「再也…再也…不是…朋­…友了。」眼淚不停地從眼角還緩而下,沾濕了制服,沾濕了仙人掌,沾濕了永遠不會復合的友情,絕望的小雨不知該如何是好?

在沒有光明的痛苦中,絕望將小雨的內心分割的亂七八糟,孤獨把晴晴和同學歡笑的畫面強制灌進小雨的腦海裡,—或許沒有我,妳也能過得很好,也能交到比我更好的朋友。—她想。然後緩緩地走向離別的階梯,只留下傾倒在地上的那盆仙人掌,靜靜地躺在曾是她們的回憶裡。

事發十分鐘後

晴晴聽完小雨的告白後,想起當時在走廊,自己和班上同學聊天而不顧小雨的心情,那落寞的臉不斷使她加重罪惡感,「對不起小雨,我都…不知道妳的心情是…這樣,我…我…都不知道…還那樣的…傷害妳,可是…我真的…真的…很…擔心妳。」她哽咽地說。

事發十分鐘前

這看似快下雨的天氣,使的晴晴越來越焦躁。雖然汗水刺痛了眼睛,晴晴也無暇理會。隨著空氣逐漸沉悶,無法找到小雨使晴晴感到無力。─既然我們是最好的朋友,為什麼妳要搬家都不跟我說?妳為什麼要自己承擔這些痛苦?—晴晴不了解的想著,然後她想起那天和小雨一起射出願望紙飛機的情景,—難道,妳會在那裡?—晴晴帶著她最後的希望衝去學校,奔向充滿她們兩個的回憶之地。

事發二十分鐘後

雲也感覺到這凝重的氣氛而降下大雨,「但…妳真的認為我們之間的友情真的這麼脆弱嗎?小雨,我們的友情不也經過很多考驗才撐到現在。」但小雨晴晴說的話感到不屑,「妳所說的友情只是妳自己所嚮往的友情,我們之間的友情早就被妳的自大給吞沒了,我覺得我只是被妳炫耀的佔有物,妳從來就不會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著想,不管是那天的願望紙飛機還是妳和班上同學的互動,妳…永遠…都不會…在乎我…當時的…心情。」顫抖的聲音隨著情緒的爆發逐漸轉為淚崩,她沿著牆壁蹲下痛哭。晴晴最後才知道小雨的心情,也明白她先前一點也不了解她的想法,她抱著小雨流淚,「小雨對不起,都是我不對,是我從來沒有真正的在乎過妳,對不起。」,「對不起,我也沒有事先跟妳說我要搬家的事,還讓妳那麼擔心我、到處找我。」小雨也為她的行為感到抱歉。此時大雨隨著兩人的心情逐漸緩和。

事發三天後

隨著一色色的箱子搬上卡車,小雨知道要向這熟悉告別,她拿著那株友情仙人掌,她希望能在走之前能看到晴晴,「小雨我們快走了喔!」媽媽呼喊著她,這使她的心情更緊張了。突然她看到晴晴和班上同學跑向她家,然後晴晴給了小雨一個的擁抱,「我只希望能告訴妳,妳永遠也不會孤單,不管在何時何地我們都是妳的好朋友,而我永遠也是你『最要好的朋友』。」

事發三年後

晴晴看著畢業紀念冊回想和小雨的點點滴滴,突然聽到電鈴的呼喚,打開門看到的是多年不見的朋友,依然是「最要好的朋友」。風曾將天上的雲分離,但還是會將被分散的雲凝聚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回應
回應此篇文章 (本站不開放訪客發言,請先登入會員)
*內容:
*驗證碼: